學習廣論心得

 

從2004年開始,有因緣認識了一些學習《廣論》的朋友,

接著於2005年正式的進入研討班,好比從幼稚園的課程

「來來來!去去去!小狗跑。小貓跳。」跟著日常師父進入浩瀚的佛法學習,

也仰賴日常師父的循循善誘,逐漸的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,甚麼是三寶?皈依?

業果法則......上了一輪課程,從完全不懂到略知皮毛,在研討班最會問問題,

也時常鬧笑話的「問題」學生,班長與同學想不認識我都難。花了三年的時間,

學了半部廣論,感到困擾的是為什麼不能學後半部的廣論課程?多方打探的結論是-

    「在家居士的條件不夠,理解的能力有限,學不上去!」

    「哦!」「那要怎樣才能具足條件呢?」

 

日常師父說:「資糧不集、罪障不除,學佛絕無可能!」

《廣論》(p.42/第1行)也提到-「又自相續,若無能生道之順緣,

積集資糧及除逆緣、淨治業障二助緣者,唯勵力修所緣行相之正因亦難生起,

是故,次應修習七支以治身心攝盡集淨諸扼要處。」至於淨治罪障的方法

以四力對治,也就是-

    「①破壞現行、②對治現行、③遮止罪惡、④依止力。」

而這個教授又要如何實踐呢?(答案在廣論145-146頁。)

  

從2008年起,便照著這個教授盡可能的天天做七支供養和拜三十五佛懺誦般若經,

並且一輪一輪的聆聽廣論,不去理會旁人的言詞:

    「你這樣隨自自在,會走偏的!」

    「你一個人關在茅棚裡是學不出什麼東西的!」

    「你不出來護持研討班是不對的!」

    「你怎可只是聽法卻不做義工?」(當然也有隨喜我的善友同行!)

 

我完全相信這些言詞都是出於善心善念,講的都是為我好,

也都是別人饒益給予他們的言語,但是我心中很明白

<在自己的生命旅程中,這段時間可是最珍貴的暇滿時光,極有可能無常一來,

或是行運一轉變,還想要像目前這樣子專注的聞法,恐怕是難上加難>。

再者,若是沒有法理的信解,對大師所說的內涵不能把握並且產生無誤的定解,

那麼,就如同自己在世間所學習的紫微斗數,這門學問是人人好奇、

個個愛聽卻又大多不懂,因而就容易被那些略知一二的人所誤導,

當初會學的動機也是不想被人蒙蔽或誤導,其實,就任何學問本身而言,

都有他的作用-「好壞之分」,是使用該學問的人起心動念造成的好壞與良窳。

同理,佛陀對八萬四千種不同根性的人所宣說的八萬四千種法門,

其目的只有一個-「示法性諦令解脫」每個人解脫的層級不同,也都能獲得利益,

莫要以自己的認知去強行批判別人的感受、價值。

如果能理解這個道理就能避免墮黨類的危險何況有人想學習佛法 願意了解佛法

都應心生隨喜

 

對我而言,學習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是件非常幸運的事,

佛陀因應眾人的根性而宣說的經論又多又廣,

像我這樣的凡夫又怎能在有限的生命中把三藏十二部經全都領納,

連聽都聽不全,更別說是了解內涵了。

宗喀巴大師依著阿底峽尊者的《道炬論》而造了《廣論》,

此中,總攝一切佛語扼要,遍攝龍猛無著二大車之道軌。

往趣一切種智地位勝士法範,三種士夫,一切行持所有次第 無所缺少。

依菩提道次第門中,導具善者趣佛地理,是謂此中所詮諸法。

 

廣論科判中的:

甲一、造者殊勝

甲二、法殊勝

         Ⅰ通達一切聖教無違

         Ⅱ 一切聖言皆為教授

         Ⅲ 易於獲得勝者密意

         Ⅳ 極大罪行自趣消滅

甲三、如何相應人法二殊勝,去聽去講

甲四、教授弟子引導之次第

 

這四個法殊勝,在我學習廣論的這些年聽過很多似是而非、非非而是的論點,

如:大小乘顯密、漢系藏系、派系差別、誰在修雙身?如何選上師?

依師就是聽話!(聽誰的話?)依人還是依法?依了義說還是不了義說?

四部宗義的各部派之宗旨,相違還是不相違?哪些是共道?又哪些是不共道?

也因為有了「法殊勝」做為依據,在閱讀或是請教善知識有關的問題時,

都能切中問題的核心,也因為找到契合法義的答案而滿心歡喜。

佛法是如此的智慧浩瀚而深邃廣博,使得學習的過程中因理解而讚嘆其

無語倫比的美麗,衷心感嘆佛菩薩的身語意功德。

 

我以至誠身語意,稽首皈依三世佛,讚嘆無邊功德海,種種香花皆供養,

設我口中有千舌,經無量劫讚如來,世尊功德不思議,最勝甚深難可說,

我以至誠身語意,禮讚諸佛德無邊,所有勝福果難思,回施眾生速成佛。


 

 

20131102-13 進場、出場;上台、下台的智慧。-欣欣夫人主講

 
關閉背景音樂

您想進一步了解本網站內容,請聯絡0978-618-555



訪客人數:14377
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9.0 以上、以最佳螢幕解析度1024*768以上觀看
Zyo Computer Technology Corp. 版權所有‧翻印必究